• <object id="wlrcj"></object>
  • <output id="wlrcj"><tt id="wlrcj"></tt></output>
  • <ruby id="wlrcj"></ruby>
      <source id="wlrcj"><strike id="wlrcj"></strike></source>
      <s id="wlrcj"><tt id="wlrcj"></tt></s>
      1. <small id="wlrcj"><ol id="wlrcj"></ol></small>

        <noscript id="wlrcj"></noscript>

        新聞周刊丨條條大路通羅馬,換道闖關亦青“春”!從普高轉入職校,兩女生逐夢春季高考

        2022-06-20 07:16 大眾報業·半島新聞閱讀 (2253522) 掃描到手機

        前言:

        事關孩子的“前途”,總能牽動我們的神經,令情緒焦灼。正如每年的高考。在這場前進路上的博弈中,堅持下來可能就是更為理想的遠方。

        如今,除普通高中畢業生外,部分中等職業學校的畢業生亦有機會投身于高考“戰役”。職業教育的“天花板”終被打破,意味著職教不但可以“保底”,學一門吃飯的手藝,同樣可以“拔高”,為人生贏取一張加速奔赴遠方的“車票”。

        6月18日、19日,因疫情推遲的2022年春季高考知識考試,在青島市15個考點舉行。有數據統計,2022年山東夏季高考編場考生人數為598810人,在這之前通過單考單招、保送等,已錄取數萬名考生;而春季高考人數達到20.9萬人,其中1.7萬名普高生轉學籍進入中職,參加春季高考。

        條條大路通羅馬——春考大軍浩浩蕩蕩,搭乘這趟時代的列車,起點是百花齊放的春天,終點是人盡其才的四季。

        《我在職校備戰高考》

        半島全媒體首席記者 高芳 實習生 辛巧

        一夜雷聲轟隆,敲響前奏。6月18日清晨,一場細雨揮灑下來,大地盡享酣暢。

        18歲的王怡琳睜開惺忪的睡眼,一骨碌爬起床,望向窗外不遠處——自己就讀的平度市職業教育中心學校,正迎來春考第一天,700余名職校考生要在這里參加兩天的考試。“學校門口一排排傘陣,在等開考呢。”王怡琳給同桌宋心雨發了一條短信,分享她們共同關注的“熱點”。

        一年前,王怡琳和宋心雨從普高學校轉入職校,一年后,她們也將成為春考中的一員。雖然春考相比夏考少了很多熱度,但對于像她們這樣走職教路線的考生來說,同樣是改變命運的一次人生大考。

        ■我的高考:倒計時1年

        (這或許是唯一能讓兩人稍稍安心的消息:春季高考為“文化素質+職業技能”考試,文化課只有語、數、英三門,難度要低于夏季高考。)

        “離我的高考,倒計時——1年!”教室里有人喊了一嗓子,大家哄堂大笑。

        6月初的平度市職業教育中心學校一間教室里,同學們都在忙著整理桌子上的課本和資料。最近夏季高考、春季高考接連而至,老師們被抽調去監考,總算讓緊張的學習進度暫時緩了下來。

        “山東農業工程學院出招生計劃了!”宋心雨興奮地碰了碰同桌王怡琳的手臂,“往年土木工程專業最低分數線是600分左右,按我現在的成績,明年基本能考上這所大學。”她嘴角不自覺地上揚,自顧自地憧憬起一年后要報考的大學,沒有注意到同桌走神的表情。

        中午吃飯了,王怡琳和宋心雨還在學習

        最近一堂課上,王怡琳被老師頻頻點名發言,準備好的問題竟然都答錯了,“就有點兒‘水逆’。”王怡琳情緒有些低落。

        王怡琳的目標是山東建筑大學,但今年并沒有針對職教考生土木工程專業的招生計劃,“招生計劃每年都會變,明年會不會有增設呢?天知道呢……”此前,她已默默地將自己的微信名改為“天選之子”,希望在努力之余,得到點天賜的運氣。

        明年,宋心雨和王怡琳將憑借在這里學到的知識和技能參加春季高考。與夏季高考不同,春季高考的模式為“文化素質+職業技能”考試,其中職業技能成績在錄取中所占權重原則上不低于50%。

        今年下半年,兩人就要參加職業技能考試,而建筑專業要考查的技能課至今還沒確定,只知道屆時會從目前所學的六門專業課中抽出一門考試,這其中包括BIM鋼筋算量、平法識圖、CAD繪圖、手工繪圖、建筑工程識圖、水準測量等。

        在這段時間里,她們還將同步考取一些技術證書,比如建筑專業的CAD證書、工程測量員證等,有了這些技能證書,即使考不上大學也可以直接上崗工作,有一門吃飯的手藝,算是一種“保底”。

        課本上做筆記

        “走吧,幫我把書搬到宿舍去。”直到宋心雨喊自己幫忙,王怡琳才回過神來。

        跟隨兩個女孩的腳步走出教學樓的大門,一所古樸秀麗的校園慢慢呈現眼前,建筑高低錯落,路兩邊法桐搖曳,樹影斑駁,不遠處還有高大挺拔的白楊將枝椏伸向湛藍的天空。

        宋心雨和王怡琳就讀的平度市職業教育中心學校1979年建校,是國家級重點職業中專,也是青島市唯一入選“全國101所鄉村振興人才培養優質校”和農業科研院所推介名單的學校。但是,她倆卻并非直接考進這所職校的,而是去年從普通高中轉學籍進來的……

        ■面對“不解”,我該如何回應

        (王怡琳還記得收拾好書包準備邁出教室時,班主任追過來:“不再考慮考慮了?再努力努力,你是有希望考上985、211的……”)

        時間回到一年前,宋心雨和王怡琳還坐在普通高中的教室里,兩人前后桌。高一學期結束,暑假里,兩個女孩做了個不約而同的決定——轉讀職校。

        雖然轉入職校的目的也是為了考大學,但是春季高考和夏季高考在擇校上還是有區別的:夏季高考生可面向全國院校報考,范圍不受限;而參加春季高考的考生,只能選擇本省內的院校報考,不能跨省填報志愿。目前,985、211院校也都暫時沒有針對春季高考的招生計劃。

        “不再考慮考慮了?”兩只手都拎著打包好的書,沉甸甸拽得人幾乎直不起腰來,職校老師還等著自己去簽報到表格,王怡琳一時顧不上回應班主任的挽留。但是回頭的一剎那,班主任站在教室門口的身影,永遠定格在了她的記憶里:夏天的日頭灼熱炙人,匆忙追出門的班主任臉頰上滑落兩串汗珠,那惋惜的眼神,還有輕輕的嘆息。

        知道她的選擇后,班主任曾不止一次做她的思想工作,可是王怡琳心意已決。

        高中生活像高速飛轉的發動機,每個人像嵌在其中嚴絲合縫的齒輪,每時每刻都在運轉。王怡琳生性要強,對自己的要求是:做宿舍最后一個熄燈的,早上第一個到教室的。

        每天12點睡覺,早上4點半起床,清晨就算不吃早飯,也要喝一杯黑咖啡提神,5點半準時出現在教室里早自習。王怡琳心里清楚,緊繃的弦即將承受不住——“太卷了,快卷不動了。”

        中午王怡琳騎車回家吃飯

        “到職校的都是差生,她可是全班第二啊……”“這么好的成績真不知道她是咋想的?”王怡琳轉讀職校的消息傳出,令同學們非常詫異。

        “不管別人怎么想,我覺得我選擇沒問題。”王怡琳沒有跟同學解釋過,她素來做事有主心骨,尤其是父母也很支持她的決定。“爸媽從小就是這樣的教育方式,只要不干違法的事,其他決定都尊重我的意見。”

        “轉到職校的都是差生”——這些議論對王怡琳來說可能沒有殺傷力,對宋心雨卻是一個不小的心理包袱。

        宋心雨的心結還來自于大她7歲的姐姐。姐姐從小學習優異,中考考上了平度一中,升入大學毫無懸念,妥妥的是親戚們口中“別人家的孩子”。

        宋心雨和王怡琳(右)走在宿舍的走廊里

        平日里,周圍的人經常拿宋心雨和姐姐做對比,生活在姐姐的“光環下”,宋心雨的成績卻一直表現平平,對考上大學并沒有十足的把握。

        讀初三那年,宋心雨第一次接觸“職校”的概念。一次填報志愿講解時,班主任介紹進入職校也是一種選擇。看著老師發的職校簡介,花花綠綠的圖文信息讓她感覺有點兒眼暈——

        進入職校后,不但可以學習到專業技能,畢業后直接參加工作,成績優異的還可以參加春季高考,進入大學;

        夏季考試只考文化知識,六科考試科目;春季高考文化課只考語數英三科;

        春季高考是考生另一個升學的機會,與夏考相比,春季高考人數要少很多,競爭對手少,考上高校的幾率就更大;

        春季高考因為培養的是實用型人才,畢業后需求量大,就業率更高……

        “還有這樣的路子?”沒等看完,宋心雨就把簡介隨手丟在一旁,第一印象是——騙子!

        升入普通高中后,宋心雨明顯覺得自己有些力不從心,最大的愿望是熄燈后就能睡覺。然而在普高,同學們都是熄燈后蒙在被窩里打著手電筒學習,學到半夜十一二點都很正常。這讓每天早早就沉沉睡去的宋心雨很有負疚感。

        校園一角 

        在高一下學期的一次職教招生中,宋心雨重新審視起這條不一樣的路,發現此前掌握的信息都是真實的,尤其是姐姐陪她了解了招生政策后,也很支持她走春季高考這條路,更加堅定了她從普高轉讀職校的決心。

        “我相信你在職校也能考上大學。”姐姐給了宋心雨一顆定心丸。

        ■繪圖挖土,戳中我的點

        ( 緣分是個神奇的東西,轉讀職校后,兩個女孩再次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同一個專業——建筑工程施工,并且成了同桌。)

        “哎呀——你也在這個班啊!”進校第一天,王怡琳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她興奮地跑過去拍了拍宋心雨的肩膀。

        選擇建筑工程施工專業,兩人確實沒有溝通過,各有各的充分考量和理由。

        宋心雨從小喜歡畫畫,“CAD繪圖這門課我好喜歡,在電腦上圖形立起來了,圖形、建筑可以多面構圖,好神奇!”自己的特長有了一展身手的空間,她就像一個足球隊員,隨心所欲地控球,找回了學習的自信。

        宋心雨的宿舍,床底放著書

        王怡琳從小就特別喜歡搭積木、動手做拼圖,能安安靜靜地用一整天時間玩這些東西。“有門課程叫《建筑施工技術與機械》,主要會講解一些關于現場施工的場景,各種設備以及該怎么運用它們去做一些事情,正好戳中了我心里的這個點。挖掘機可以去挖哪里的土,可以怎么挖——哇,想想就興奮!”

        留一頭短發的王怡琳像個假小子,她有個4歲的弟弟,性格反而偏文靜,“我媽經常說,我倆要是互換一下就好了。”

        興趣歸興趣,但不妨礙知識難點經常出來“作怪”。

        “怡琳,這個數據怎么這么難背啊!”《建筑施工技術與機械》是宋心雨最頭疼的一門課,這門課背的東西多,還都是一些拗口的專業名詞,“‘井點’分這么多種,它主要運用在哪里,它的深度是多少,施工工藝有哪些流程,主要設備有哪些……很難背,完全摸不著頭緒。”

        書本上做筆記

        “背施工工藝的時候,你要想象當時的情景,把自己帶入到畫面里。比如說,我要買這個東西,首先要干什么,再干什么,肯定是有一定規律的,然后再去聯想你每一步用到的主要設備。這樣就可以把施工工藝都背下來了。”王怡琳語速快,宋心雨眼盯著書本,不時微微點頭,想努力跟上她的思維節奏。

        “這些降低水位的深度,數與數之間都有一定的關系,只要記住這些關系,這些數在你心里自然會形成記憶點了。比如說6~12,它怎么就不是7~13?這一看就不是個計數單元嘛,這樣記肯定會更方便的。”

        一段講解讓宋心雨醍醐灌頂,不由豎起大拇指,“學霸果然是方法論高手啊!”

        “方法不對,努力白費。這叫虛事做實和實事虛做。”王怡琳笑著總結道。

        王怡琳喜歡看課外書,一次看到書中的一段內容非常受啟發。書中講到要“虛事做實”,就是在涉及理念、理論和學習等虛的問題時,要有一種務實的精神,和實際密切地連接起來,把它們具體化為可操作性的東西。另一方面,“實事做虛”就是在做實際事情的時候,能夠跳出來看問題,從中概括總結出戰略性、指導性的理念和經驗,使得做事情的水平得到整體提升。

        “‘孫子兵法’有‘虛則實之,實則虛之’的說法,與這一原則內涵不同,但有其相通之處。”說話間,王怡琳故意搖著頭,把“孫子兵法”幾個字音讀得加重又拖長。

        “‘孫子兵法’都研究上了,你真行!”宋心雨由衷佩服這個學霸同桌。

        ■嘗試超越,我想走得更遠

        (可以“躺平”了嗎?職校也是一座修煉場,學好自己喜歡的專業,戰勝阻攔自己的挑戰,都是為了走得更遠。)

        相比還在普高奮斗的同齡人,大家目標一致,都指向大學。只是,王怡琳和宋心雨選擇的是另一條賽道,看到的風景略有差異。在職校里,她們有時間停下來為自己規劃細節,做自己相對喜歡的事,提早明確未來的定位。

        奔赴一個清晰的未來,這讓兩人的苦讀有了動力。但學霸也不總是所向披靡的,與宋心雨不同,讓王怡琳頭疼的是一門叫做《建筑工程計量與計價》的課程。

        這門課主要是通過一張張建筑圖紙來計算工程量與造價的,“比如澆筑混凝土,澆出一個基礎需要用多少體積的材料,通過這個體積,再求出它要花費多少錢。完全想不明白。”王怡琳指著一張圖對宋心雨說,“就說這個圖吧,這個接頭也要算,有的地方算,有的地方還不算,這下面還有個不規則的體積……”

        “我也沒弄明白——”宋心雨話鋒一轉,“看到你也沒看明白,我心里安慰多了。”

        王怡琳(左)和宋心雨在校園里

        王怡琳經常上網查一些關于大學建筑類專業的課程,發現有幾門課和她們現在學的相同,“到時候可能要拿出相當一部分時間去補文化課了。”對王怡琳來說,英語是自己的“死穴”,“前一秒背過的單詞,后一秒再去看句子里的它,完全不認識了。”對英語單詞如此“臉盲”,讓她很苦惱。

        “很多人以為進入職校,意味著高考難度降低,可以‘擺爛’,其實依然很卷。”王怡琳露出肅然的表情,“平時學習中完全不用寫什么雞湯文來激勵自己,看一眼旁邊桌的學霸就可以了。”幾天前,老師發了幾套高考真題,兩三天的時間有同學就做完了5套。

        中午吃飯了,王怡琳(左)和宋心雨還在學習

        “這做題速度比中國高鐵還快。”王怡琳吐吐舌頭感嘆道。

        書本難啃,王怡琳重拾起自己的解壓神器——拼樂高。父母給零花錢多的時候,她就去買新的樂高,沒錢時就把以前拼好的樂高拆了重新拼。有天晚上,拼得上頭,她從晚上9點拼到第二天早上5點,3000多塊小件在她手里起起落落,一座高20厘米、寬24厘米的“泰姬陵”拔地而起。

        受王怡琳的影響,宋心雨也開始玩樂高,她最近剛用2000多塊小件拼好了一只玩偶熊。“找個小錘子,一些零部件需要敲一敲,加固一下。”王怡琳不時向她傳授自己多年的拼裝心得。

        拼這個玩偶熊宋心雨大約用了9個小時——從中午一直拼到晚上9點。第一次動手拼樂高就順利完成,宋心雨信心爆棚,她為自己立下一個flag:考上大學之后還要考研。去年大學畢業的姐姐考研沒成功,她想試試能不能超越姐姐,做一些以前自己不敢去想的事情。

        距離下一次高考還有一年,對于王怡琳和宋心雨卻近在眼前。人生能有幾回搏,通過兩個少女的經歷,足以證明職業教育不再是求學的“天花板”,它已化作一個起跳板,把立志成才的學子送入更高的起點;它已化作一道橋梁,為青蔥少年連接起夢想與遠方。

        未來,有無限可能。

        《未來之路》

        “升學有途徑,就業有能力,薪資有保障”,職業本科教育會成為“香餑餑”嗎?

        當前,我國產業轉型升級步伐加快,職業教育重要性愈加凸顯。但不容忽視的現實是,社會對職業教育的歧視卻依舊頑固存在,打通升學渠道就成為破解職教發展困境的關鍵所在。不能不說,職業本科教育作為職教的新模式,為萬千學子打開了另一條人生晉級的通道。

        在最好的時代以什么立身

        “職業教育不僅是教育問題,更關乎民生。”曾經有一則新聞,讓平度市職業教育中心學校校長朱風彬感觸頗深——

        美團研究院發布的《城市新青年:2018外賣騎手就業報告》顯示,2018年,全國范圍內外賣騎手總數已達到700萬人,其中85%的騎手外賣學歷為高中以下,1%的騎手學歷為碩士及以上 。“也就是說,在700萬名外賣騎手中,大概有7萬名是碩士。”

        “這是一個很有爭議的話題,也讓我們這些教育從業者從中做出反思。”朱風彬感慨——“職教之路任重道遠啊!”

        今年3月初,教育部公布的2021年教育事業統計主要結果顯示,2021年全國共有中等職業學校7294所,招生488.99萬人,在校生1311.81萬人;本科層次職業學校32所;高職(專科)學校1486所;職業本科招生4.14萬人;高職(專科)招生552.58萬人。職業本科在校生12.93萬人;高職(專科)在校生1590.10萬人。

        “我國已建成了世界上最大規模的職業教育體系。在服務經濟高質量發展、助力青年實現技能成才夢、助力脫貧攻堅中,職業教育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朱風彬在任職校長前,一直在政府教育主管部門工作,從事職業教育研究已有20多年,他欣喜地預見,“職業教育將迎來一個全新的發展契機。”

        在我國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的新征程中,技能人才無疑是中流砥柱。從高鐵大飛機的研發實驗室,到超級工程的施工現場;從智能工廠的生產線,到鄉村振興的大棚試驗田……都少不了專業技能人才的辛勤付出,都離不開職業教育的有力支撐。整個社會層面大力提倡工匠精神,實際上就是在助推職業技能人才的培養。國家重視技能、社會崇尚技能、人人學習技能——這是一個憑“一技之長可立身”最好的時代。

        個體因為擁有熟練的職業技能,生活會更加美好,必將得到社會更多的尊重。“但是長期以來,職業教育等同于中職和高職專科教育,我們招生過程中,很多家長和學生對職業教育有刻板偏見:無奈的選擇、低人一等……以往職業教育吸引力不足,成為其發展瓶頸。”朱風彬認為“職教高考”制度勢在必行。

        “天花板”打破后還需要啥

        2021年全國職業教育大會后,中辦、國辦印發《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明確提出加快建立“職教高考”制度,把“建立職教高考制度”列在“十四五”期間“重點要做的三件事”之首,體現了國家對培育多樣化人才尤其是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的重視。

        “‘職教高考’打破了兩個常規。”朱風彬總結說,“一是打破了夏季高考的獨木橋格局,形成職教、普教并行的高考雙車道;二是打破了職業教育止步于專科層次的‘天花板’。”

        升學、就業是影響初高中階段學生及其家長選擇教育類型的兩大因素,而職業教育學生的升學深造需求也在逐年提升。有教育人士指出:考試招生是牽動職業教育改革的“牛鼻子”,是優化類型定位、暢通學生升學通道的關鍵。未來,“職教高考”將成為高職招生主渠道。

        近年來,山東省一直在積極合理布局職教高考本科招生高校和專業。

        2021年1月,教育部和山東省聯合發布《教育部山東省人民政府關于整省推進提質培優建設職業教育創新發展高地的意見》,在山東省先行先試,率先探索建立“職教高考”制度。意見出臺后,山東省政府已經確定將半數左右省屬本科高校轉型為應用型本科高校。

        從這一年開始,職教高考本科招生計劃將逐步達到應用型本科高校本科招生計劃的30%,為職業院校學生提供更多升入應用型本科高校機會。同時打通中職、專科、職業教育本科、應用型本科到專業學位研究生的升學通道,推進實施“學歷證書+若干專業能力證書(1+X)”證書制度,為職業院校學生拓展就業創業本領提供支持。

        與此同時,青島等多地開展普職融通試點,允許普通高中學生根據自身情況,轉籍中職學校,以中專生的身份學習技能、參加高考。“這為普高生成才升學開辟了新的廣闊通道。”朱風彬總結道。

        平度市職業教育中心學校的2021年春季高考成績印證了他的話:103人參加考試,55人達本科線,達線率53.4%,其專業涉及建筑、計算機、機電、旅游、服裝、農林、財經、汽車、機械等多學科。

        2021年10月,中辦、國辦印發的《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首次提到,“到2025年,職業本科教育招生規模不低于高等職業教育招生規模的10%”。

        據高職發展智庫統計,截至目前,獲教育部正式批準的本科層次職業學校共30余所,僅占全國高職院校數量的2%。“離‘職業本科教育招生規模不低于高等職業教育招生規模的10%’的要求,相差有一定距離,這也是未來職業教育的發展契機。”朱風彬認為,職業本科教育試點院校數量較少,對職業本科教育的政策投入亟需加強。

        教育的最終目的為了什么

        “教育的最終目的,不是為了考大學,是為了服務個人,衡量教育是否達標,就看它能不能服務個體順利就業,愉快工作,幸福生活。”朱風彬的總結直白又務實。

        春季高考和夏季高考只是選拔方式不同,沒有好壞優劣的區別。夏季高考的選拔側重考查學生的理論基礎、學科能力、學術潛力。職教高考是為提升技能建構的招生考試體系,目的是為有興趣特長及先天稟賦的從事某一職業技能學習的個體,提供更公平、更高質量的教育機會。

        在多年的教育崗位上工作,朱風彬觀察到一點變化:“現在家長和學生在選擇上非常理智,他們會去衡量說我的孩子適不適合上這個學校,根據自身條件去選擇適合自己的教育。”

        職教高考對于職業教育質量有提升作用,主要體現在招生和分類培養兩個環節上。但是,對于家長和學生來說,是否愿意參加職教高考,背后體現的是職業教育是否具有吸引力。

        朱風彬注意到,經修訂后于今年5月1日正式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有5處關于“校企合作”、9處關于“產教融合”的法律表述。新職教法修訂的7個亮點中,明確堅持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是職業教育的重頭戲和核心特征,而且具體規定了不同種類的職業教育證書以及這些證書之間的融通互認,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證書的融通互認;明確了職業學校學生在升學、就業、職業發展等方面與同層次普通學校學生享有平等機會。這些規定,必將改變社會對受職業教育者只能當工人做“藍領”,而不能當管理者做“白領”的固化認識,真正提高職業教育的社會認知度。

        “職業教育是一種類型教育,它實際上搭建了一個多元化的人才培養路徑,在今后的發展中學科設置、職業規劃會越來越接地氣。”朱風彬也在平度市職業教育中心學校做了諸多實踐探索,設置了符合時代發展的學校專業,比如園林技術、寵物美容、裝飾裝修等專業,以滿足社會發展和學生個性發展需求。同時,他們還與多家知名企業,如波尼亞、五菱、喜旺集團等合作,建立校企合作基地,學習相對應的生產、服務、技術與管理等領域的先進知識,提前讓學生融入社會,有一技之長。

        回到開頭那個美團騎手調查數據的“話題引子”,朱風彬再次強調教育的目的:“教育不是唯學歷論,職教高考提高了職業教育的含金量,但是它的根本目的是助推職業教育的發展,使受教育者擁有立足社會的技能,服務于社會勞動分工,通過技能過上幸福生活,得到社會的尊重認可,這是一切教育的目標指向。”

        教育者,非為以往,非為現在,而專為將來。我們堅信——“職業教育前景廣闊、大有可為”。

        国产精品自拍自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