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wlrcj"></object>
  • <output id="wlrcj"><tt id="wlrcj"></tt></output>
  • <ruby id="wlrcj"></ruby>
      <source id="wlrcj"><strike id="wlrcj"></strike></source>
      <s id="wlrcj"><tt id="wlrcj"></tt></s>
      1. <small id="wlrcj"><ol id="wlrcj"></ol></small>

        <noscript id="wlrcj"></noscript>

        光明網評論員:大學生又陷培訓貸 難題更需審慎

        2022-08-06 08:37 ?光明日報閱讀 (978025) 掃描到手機

        原標題:光明網評論員:大學生又陷培訓貸,難題更需審慎

        8月4日,有媒體長篇報道了培訓貸卷土重來,在校生被誘導貸款。多名在校學生反映,成都培訓機構“輕備教育”以可以提供兼職為由,吸引在校學生報名學習插畫、原畫課程,并申請網絡貸款償還學費。當學生發現課程質量不符合預期,想申請退學退費時,機構老師卻以各種理由拖延,導致學生面臨消費金融公司催收,被起訴、甚至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的局面。

        培訓貸屬于校園貸的一種,現實中深陷培訓貸套路的多為大學生。因而,教育主管部門、公安機關、高校以及社會各界在校園貸問題頻出之后,始終在為治理校園貸亂象而努力。只不過,相關治理工作難言卓有成效。這與大學生群體人數眾多,金融常識缺乏等因素不無關系,而更重要的問題還在于,有關部門對于消費金融公司缺乏有力約束,這使得培訓貸、校園貸等仍然橫行。在另一則新聞中,西安一攝影機構搞培訓貸,而公安機關為提醒應聘者不受騙,只能派民警蹲守門口提醒應聘者保持謹慎。這足以說明校園貸治理所面臨的困境。

        早在2021年3月,銀保監會等五部委發布了《關于進一步規范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監督管理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明確小額貸款公司不得向大學生發放互聯網消費貸款,進一步加強消費金融公司、商業銀行等持牌金融機構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業務風險管理,明確未經監管部門批準設立的機構一律不得為大學生提供信貸服務。《通知》還要求放貸機構實質性審核識別大學生身份和真實貸款用途,不得以大學生為潛在客戶定向營銷;要求嚴格落實大學生第二還款來源;等等。應該說,相關部門在規范校園貸、培訓貸等針對大學生的小額貸款管理的制度設計是有的放矢的,但為何沒能有效落實,亟需答案。

        實際上,只要有利可圖,消費金融公司就容易鋌而走險。有專家還原了培訓貸躲避監管的一個重要原因——消費金融公司無法獲取學信網數據來核驗用戶是否為學生身份,因而通過設置“非學生承諾函”的選項,來規避監管風險。這一點,也能表明當前對消費金融公司校園貸項目的監管存在一定的缺失。更多現狀,如此次為“輕備教育”提供貸款的海爾消費金融和湖北消費金融,早因培訓貸被投訴,卻仍然在正常開展業務,也能夠說明問題。能夠總結出一點是,在校園貸等消費貸的違法違規成本不足以令相關消費金融公司望而卻步的前提下,想要有效治理校園貸,短期內還將是難題。

        培訓貸、校園貸作為新興金融消費產品,有其存在的市場基礎,但基于過多的大學生深陷其中,對此類產品還是應審慎對待。故而,在校園貸產品尚未規范發展之前,對其監管力度必須不斷加強。從這一角度出發,此前國家五部委相關規定還應迭代升級、細致細化。而在金融消費市場,消費金融公司是強勢方,對其在校園貸類型產品上是否合規操作的甄別,還需要更嚴苛一些。

        国产精品自拍自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