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wlrcj"></object>
  • <output id="wlrcj"><tt id="wlrcj"></tt></output>
  • <ruby id="wlrcj"></ruby>
      <source id="wlrcj"><strike id="wlrcj"></strike></source>
      <s id="wlrcj"><tt id="wlrcj"></tt></s>
      1. <small id="wlrcj"><ol id="wlrcj"></ol></small>

        <noscript id="wlrcj"></noscript>

        “媽,這是俺媽!” 女兒尋親十一年 經多方關注昨在青島團圓

        2022-08-25 08:55 大眾報業·半島網-半島都市報閱讀 (182802) 掃描到手機

        張曉芬(左)和女兒、姐姐相擁而泣。

        文/圖 半島全媒體記者 張昌威    實習生 高琨

        “媽,這是俺媽。”8月24日上午,在青島市社會福利院門前,劉梅紅哭著走向母親張曉芬(化名),劉梅紅與大姨、母親三人抱在一起,失聲痛哭。24日一大早,張曉芬丈夫和女兒、女婿、外孫女、姐姐、侄女在內的一家人從煙臺出發,來青島接她回家。

        就在前一天,由市社會福利院照料,市救助服務中心幫助尋親的于亞云(化名)踏上回家路,大家都在為于亞云高興的同時,和于亞云朝夕相處的張曉芬卻為她的離別而難過。她并不知道,自己也即將與家人團聚。

        三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團

        張曉芬走失的時候,劉梅紅19歲。見到母親前,劉梅紅告訴記者,“見面后,她肯定能認識我,自己的孩子,再怎么變樣她也能認識。但她在社會福利院生活了10年,走的時候會不會跟著我們走。”

        記者跟隨市救助服務中心工作人員、張曉芬家人一行,來到市社會福利院門前,張曉芬帶著打包好的行李,和負責照顧她生活起居的工作人員一起,在等著丈夫、女兒等親人前來。

        認親現場,劉梅紅從車上走下來,看著面色紅潤、健康的母親,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說著“媽,這是俺媽”。劉梅紅走上前,一把將母親抱在懷里,劉梅紅大姨也走上前與妹妹交流,張曉芬從最初的不知所措,漸漸地認出自己分別十多年的家人,激動得哭了出來,三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團。

        “家走。”張曉芬清晰地表達出回家的意愿。盡管張曉芬沒有完整的語言表達能力,但聽到姐姐的一句“咱家走呀”,她仍能哭著應答。

        一眼認出走失11年的母親

        市救助服務中心社會工作師叢淑麗告訴記者,2011年,張曉芬來到市救助服務中心求助,由于患有聽力語言殘疾,又不能書寫,市救助服務中心多次問詢都無法獲得她的身份信息,通過尋親公告等方式,也沒能尋找到親屬。2012年,市救助服務中心將張曉芬移交到市社會福利院,10年間市社會福利院為她提供無微不至的照料,市救助服務中心也一直牽掛著她的尋親。

        今年7月,市救助服務中心啟動“照亮回家路”尋親專項行動,聯合市社會福利院、市優撫醫院、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公益組織等開展落戶安置人員再尋親工作。

        7月15日,第一批尋親結果傳回,其中就有包括于亞云、張曉芬、何青洪等在內的28人,得知張曉芬可能是煙臺海陽人,市救助服務中心立刻將包括照片、身份信息在內的尋親公告,發布給煙臺市救助管理機構核實身份信息。

        劉梅紅很快看到了尋親公告,一眼就認出這就是她走失11年的母親。她直言,她已經記不清曾多少次在尋找,又多少次到當地電視臺發尋人啟事,但她永遠記得母親生病住院走失的那一天和往后每一天的擔驚受怕,而如今,她心中懸著的石頭終于落下。

        照顧張曉芬日常起居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她住的地方很干凈。我能聽懂她說的話,她很懂事,和我說,她有一個女兒。”

        記者了解到,此前,工作人員給張曉芬落戶在青島,這樣一來,在市社會福利院生活,就有了低保,集中供養,也有醫保。

        害怕手術從醫院“逃走”

        “非常感謝你們。”劉梅紅說。現場,劉梅紅和家人為市社會福利院送了“細心照顧,無微不至”的錦旗,為市救助服務中心送了“助人為樂顯真情,找回親人暖人心”的錦旗表達感謝。

        “經過多方努力尋找也沒有結果,年頭也有點長了,不抱任何希望了,沒想到突然來了好消息,感謝青島市救助服務中心和青島市社會福利院,對我媽媽的照顧和關懷。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感謝!”說著,張曉芬的女婿董傳軍對著眾人深深鞠了一躬。

        “找了十來年,也找不著,一點也沒尋思到她能在這里,”張曉芬的姐姐說,“前天,村支書給我打電話說,小妹找到了,我說‘可能么?能是?’他還給我發了照片。”在姐姐看來,張曉芬11年間有明顯的變化,“在社會福利院,條件也好,比在家里時胖了,照顧得挺好。”

        劉梅紅和記者說起了母親走失的緣由。因身體原因,母親此前沒有出過遠門,2011年4月5日,家人陪著母親一起到醫院給她治病。到醫院后,母親做了多項檢查,查出來她身體里長了一個良性小腫瘤。家人希望母親能住院并做手術,母親卻擔心、害怕,想回家,不想治病了。趁著家人不注意,母親從醫院悄悄溜走。母親當時從醫院走的時候是想回家,又不知道回家的路,亂走迷失了方向。此后,家人再也未見母親的蹤影。

        劉梅紅說,母親走失后,家人報警求助,也通過親人、朋友幫忙尋找,這些年一直沒有放棄尋找。近些年有人給提供線索,但是去看了,不是母親。劉梅紅沒有想到母親會在青島,她現在想來,母親當年應該是從海陽里店岔口到了青島,母親剛走第二天,村里人在海陽里店岔口遇見過她。

        在市社會福利院,劉梅紅辦理完手續,祖孫三代一起踏上回家路,往后余生他們終于可以過上團聚的幸福生活。

        国产精品自拍自线